“白天羽,不要再说了——”

   魏飞鸿怎么也没有想到,白天羽说话竟然如此尖锐,一语就说到了自己的要害部位。几乎是在瞬间功夫,魏飞鸿就明白了自己的错误,可以说在以前的时候,魏飞鸿一直很高傲,就是因为觉得自己的父亲亏欠自己母子两人。

   除此以外,还有整个凌霄阁上下,甚至整个古武世界的人,都亏欠自己母子二人。魏飞鸿也是抱着这种心态,一直十分随心地走在这个世界中的任何一个角落,但凡有一人想要阻止自己的话,那都必定会成为魏飞鸿的对手,被魏飞鸿好好地教训。

   可是如今,在听到白天羽的教训之后,魏飞鸿的这内心里好似被人敲了一棍子,任何整个人被人从头到尾浇灌了一桶冷水,瞬间变得清醒过来,好似明白了这一切,或者是说理解了自己父亲当时的苦衷。

   在看到魏飞鸿变得如此激动和敏感后,白天羽确实停下来,没有在继续开口去刺激魏飞鸿,也算是给魏飞鸿一个时间,自己好好地去回忆和领悟。要不然的话,若是说的太多,魏飞鸿不能够理解的话,那一切也是白搭,只会触怒魏飞鸿。

   见到魏飞鸿呆愣半天,白天羽便对其开口说道:“好了,若是想清楚的话,就躺在这里不要乱动,让我好给进行确诊一下,看看体内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邪恶气息。”

   在白天羽的引领下,魏飞鸿就这样慢慢地躺下来,陷入沉沉地回忆和思绪中。而白天羽也开始动手,凝聚少许真气力量,把握魏飞鸿的脉搏,观察魏飞鸿的情况。

   白天羽初次尝试了一下之后,并没有直接开口,而是对着魏飞鸿强调说道:“魏飞鸿,不要那么紧张,就好像让自己休息放松一下,让自己进入冥思之际。要不然的话,以的敏感和抵抗力量,我是无法轻易地运起真气,探测的脉象气力了,因为的防御敏感度太强了。”

   听着白天羽的话,魏飞鸿连忙点头应声道:“哦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 随后,在白天羽的引导下,魏飞鸿逐渐引入沉思之中,脑海中也在一点点回忆着自己当初的那一幕。可以说,历经多年来,那一幕一直在自己脑海中徘徊,可以说从未有过淡忘和淡化。甚至在以往的时候,每当自己想起这件事的时候,内心里都会显得无比的愤怒,恨不得出手想要报复那个男人,以及报复整个凌霄阁。

   但是每一次,当自己从回忆中走出来的时候,真的下决定动手报复的瞬间,内心中便不免再次犹豫起来。不过,这一次到是让魏飞鸿有些惊讶,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受到了白天羽的开导,总之在听了白天羽的劝说和解惑之后,当魏飞鸿再次回忆当初的画面时,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愤怒的迹象。

   甚至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时,魏飞鸿的内心里竟然有着一种悲伤和怜惜的感觉。并非是怜惜和悲伤自己,而是在为自己的父亲悲伤,正值人生巅峰时期,突然失去了自己的妻儿,若是换成是自己的话,还真的是有些接受不了。但是,自己的父亲,却真真实实的承受着这一切悲伤。

   大眼睛女孩粉嫩梦幻天鹅梦

   “父亲——”

   在回忆到,当自己出事的时候,父亲在一众人员的拼死保护下,而不得不离开现场的时候,魏飞鸿终于忍不住脱口道。

   “魏飞鸿,简直是太自私了,如果要是换成是的话,在父亲的位置上,在面对这种情况,究竟是为了自己的小家,还是为了整个大局为重?”

   几乎是在瞬间,白天羽先前所指责自己的话,再次在魏飞鸿的耳边响了起来。在回想起这番话后,魏飞鸿的内心,不由得一阵抽搐,有着莫名的痛楚。

   就在魏飞鸿陷入沉思的时候,白天羽也在迅速地给魏飞鸿进行诊断。随着自己的真气从右手三指搭上魏飞鸿的脉搏,感受到魏飞鸿的经脉气象,在魏飞鸿的情绪变化的时候,白天羽也清楚地感受到魏飞鸿的每一滴一点变化。

   “嗯?这是?”

   终于,白天羽在控制自己的真气流动后,总算是遇到了一股奇怪的迹象。只见在魏飞鸿的心脉一处周边,竟然出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,这股气息和其他气息不同。

   人的经脉气息,一直是在人体流动着,就好像是血液一样不断地流淌,这样才让人的全身上下形成自然一体,成为一个本体部分。如果要是哪个地方经脉气息不在流动,那这个地方就是有大问题,会当场出现坏死或者是残疾的迹象。

   就算是身为一名武者,或者是一名古武者,有着控制自己气脉的能力。但是这股控制也是有限的,不会一直让自己的气脉处于静止状态。此时白天羽在观察魏飞鸿身体里,其他的气脉气息,都是在游动状态,唯独着一股特殊的气息,就这样地处于魏飞鸿心脉周边无动于衷。

   但是随着魏飞鸿回忆时的情绪变化,这股特殊的气息的反应竟然显得无比异常。就是这样的一幕,可以说是当场就吸引了白天羽的注意力,也让白天羽有了一种特殊的想法。

   “难道说,这个就是影响魏飞鸿情绪,让其产生狂暴状态的原因?这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   毕竟这种情况,白天羽也是第一次见到,所以无法轻易地做出判断。就在此时,魏飞鸿的情绪回忆到自己当初身负重伤,母亲又处于临死亡的边缘,却一直在遭到那些异国者的追杀,几乎是在瞬间功夫,魏飞鸿的情绪开始产生波动。

   而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,只见白天羽所观察的那股位于魏飞鸿心脉处的气息,竟然开始膨胀起来,整个样子变得十分邪恶霸道,就好似想要吞噬一切力量一样。随着魏飞鸿的气息和情绪变化,还没有等白天羽惊讶的时候,只见在魏飞鸿的右心房处,还有一股气息力量,也在瞬间开始膨胀起来。

   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   看着着这样的一幕,可以说白天羽当场吓了一跳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