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亮的女人,走到哪里都不缺目光洗礼。

   尤其是佐伊樱子这般举世罕见的大美人。

   因为她太美,所以旁人难免会在第一时间认为,秦风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,是远远配不上这种大美人的。

   以至于,秦风被各种鄙夷、仇视的目光盯着看了许久。

   直到此刻……

   所有的目光,都是出现了根本上的质变。

   不再轻蔑,不再仇恨,取而代之的,是一抹敬畏和好奇。

   灵气时代,以武为尊。

   如果佐伊樱子只是一个大美人,那也就罢了,但人家不仅美,而且还拥有腾空境的可怖实力,拥有她的男人,又岂能像表面上看起来这般普通?

   尤其是佐伊樱子对秦风还极其顺从,无时无刻生怕秦风有情绪……

   这绝逼就是一个隐形大佬啊!

   生存环境的改变,死亡不再陌生的现状,让曾经许多不信邪的人,纷纷都是精明了许多,也低调谨慎了许多。

   陈怡秋风里的纯真清新

   而秦风面对这些目光的改变,则是略感无奈。

   他原本还想让那几个眼神不干净的大汉尝点苦头的,毕竟,他秦风的小心肝岂能让别的男人乱看?可惜佐伊樱子提前结束了这无趣又有趣的矛盾……

   瞧着佐伊樱子那一脸委屈的样子,秦风摇了摇头,不由发笑:“跟开个玩笑呢,我想玩,还怕没东西玩?”

   佐伊樱子愣了愣,而后弱弱的出声:“老公,今晚我们来酒吧,不是为了打探消息的吗?”

   “人生苦短,自当及时行乐。”秦风哈哈一笑:“谁说正事和玩闹不能同时进行的?”

   “啊?”

   佐伊樱子有点缓不过神来,有时候她也挺死板的,感觉做事就是应该一件一件的做,不能同时一起做。

   “待着别动,看老公的!”

   秦风一口闷了杯中所剩的鸡尾酒,而后抬起脚步,便大步流星的朝着某个方向行去。

   正是那些个大汉所在的方向。

   一众大汉惊觉秦风朝他们走来,纷纷心头一惊,脸色变得煞白,面面相觑,各自能从彼此眼中看到一丝慌乱。

   “他朝我们走过来了,怎么办?”

   “有没有搞错?这家伙也太小心眼了吧?他女人这么好看,还不准别人多看几眼了?”

   “咱们是不是惹上麻烦了?那美女都是腾空境强者了,这家伙恐怕更强啊!”

   “怎么办?要不要先下手为强,在他过来之前,我们先冲过去,跪下去求饶?这样会更有诚意一点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几个大汉中最强之人不过气罡境,面对毫无悬念的实力碾压,一个个吓得是裤裆都湿了。

   秦风一步步的走来,对他们而言,简直就像是死神在靠近。

   他们慌了,越来越慌。

   望着秦风脸上那人畜无害的笑意,他们仿佛是看见了死神的微笑,一时间手足无措,坐立难安。

   而坐在原地没动的佐伊樱子,瞧着秦风朝那群大汉行去的情景,也是暗自有些懵逼。

   不是吧?老公真要找他们的麻烦?

   这不是老公惯来的风格啊!

   悄然间,好像周围的喧嚣都不见了,整个酒吧安静的像一潭死水。

   在一束束目光的注视下,秦风终于来到了那群大汉所在的位置,然后停下了脚步。

   这一刻,几个大汉感觉心跳都停止了,呆呆的望着秦风,满脸煞白和恐惧,舌头打颤,竟是说不上话来。

   他们感觉自己要死了,死亡在这个时代太特么常见了。

   然而……

   秦风却仅仅是看了他们一眼,就走了。

   走了?!

   一众大汉当场懵逼,脑袋卡壳,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   什么情况啊?

   我们都做好被杀死的准备了,居然仅仅是轻蔑的看我们一眼,然后一句话不说就走了?

   有那么几个瞬间,大汉们甚至感到有些失落。

   但失落之后,是劫后余生的狂喜。

   他们才恍悟,原来秦风从一开始,目标就不在他们身上,因为在这个男人的眼中,他们不过是几只蝼蚁,难以提起他的丝毫兴趣。

   那他是冲着谁来的?

   几个大汉急忙回神,转头望去,只见秦风那厮,已是在不远处的卡座落脚,而在他身边,则是正有一个十分美艳性感的女人。

   这女人穿着暴露,浑身上下,就好像只挂了一块布,而且还很薄,望之欲穿,戳之欲破,在一束束灯光的闪烁照耀下,仿佛是具有一股神奇的魔力,足以藏下一切男人的野望。

   在酒吧,这类女人很多,也是最受浪子爱戴的款式。

   但秦风主动找这样的女人,就让大汉们很不解了。

   “有没有搞错?这婆娘虽说也很棒,但比起他的原配,算的上什么啊?”

   “比起原配,她算个球啊!”

   “这家伙什么心理?山珍海味吃惯了,突然想吃野草了?”

   “我尼玛……这太禽兽了,原配还在那边看着呢,他居然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勾搭着其他女人,简直天打雷劈啊!”

   “更天打雷劈的是,原配好像一点都不生气!”

   “何止不生气?好像还在那里很开心的笑着呢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大汉们惊呆了,感觉自己的世界颠覆了。

   而那边的佐伊樱子,瞧着秦风最终落脚点是那个美艳女人所在的位置,则是感到了释然豁达。

   这才是老公惯来的风格嘛……

   此时,秦风已经和那美女勾搭上。

   秦风手中无酒,美女手上有酒。

   美女浅浅的抿了一口酒,美眸中波光闪闪,望着秦风就好像是在看待一只猎物,好半晌适才出声说话:“是来搭讪我的?”

   秦风耸了耸肩:“这不是很明显吗?”

   “明显是明显,但很奇怪。”美女朝佐伊樱子那边看了一眼,笑吟吟的说道:“有这样的美人作伴,讲道理,应该看不上任何其他的女人了。”

   “山珍海味吃多了,偶尔吃吃俗气点的野草,也是一种享受。”秦风淡笑道。

   美女却不怒:“把我比作野草?”

   秦风咧开大嘴,上前一步,已是与那美女贴在了一起,微微俯首望着她,笑容邪魅:“野草人人踩,人蛇牛马都不挑,难道不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