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5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快点开车,我要回家。”

   尽管咬了他一口出了气,回去后,宋唯一还是给裴逸白的伤口上了药。

   力气有所控制,伤口是有,但是不算深。

   不过宋唯一看着自己制作出来的伤口,心里倒是有些后悔,早知道就让他多睡一个月的书房。

   “心疼了吧?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

   见宋唯一满脸懊悔的表情,裴逸白心里大乐,只是这高兴来的太早,宋唯一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同情之心,被这话弄得烟消云散。

   故意用沾多酒精,在伤口上用力擦拭。

   “哎哎哎,轻点,轻点,宋唯一,谋杀亲夫啊?”裴逸白怒目。

   “对,让乱说。”宋唯一呵呵轻笑,大方承认。

   两个小萝卜头看到这一幕,爬到沙发上挤了过来。

   “粑粑,痛痛。”徐瑾行的小肉爪戳了戳裴逸白的手臂,一脸同情地看着他。

   嗨森校服美女乌黑长发气质写真

   “粑粑那是活该,不听话就要挨打,们可不能跟他一样,不学好,知道吗?”宋唯一抱过儿子,亲了一口。

   红果果的反面教材,裴逸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母子三人。

   裴大宝也趴在宋唯一的怀里,“不学好,粑粑没用。”

   “噗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宋唯一笑了,这句话一定是从外婆那里学来的。

   “裴大宝,皮痒了吗?”裴逸白黑着脸,将儿子拎了起来。

   “麻麻救命啊,要打死我啦,增外婆……”

   最近两个小家伙的口齿越来越伶俐,什么话都会说了。

   王阿姨偶尔喜欢看狗血剧,他们坐在旁边跟着学几句,这救命,就是电视上学的。

   “哈哈哈,儿子干得好。”宋唯一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笑,两个小家伙也跟着点头拍手。

   裴逸白作为家里最顶天立地的男人,此刻只能接受他们母子三人的鄙视。

   “再嚎一句,我就揍得屁股开花。”裴逸白气黑了脸,这小混蛋说的都是什么话?

   “下次王阿姨看电视的时候,将他们扔到房间去。”

   宋唯一好整以暇地看着气得跳脚的男人,暗道活该。

   “我看不用,这个时候正好能学东西快。”

   “就是故意的吧?”

   “我可没有,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不过我懒得管,儿子,麻麻带们去睡觉,走吧。”

   两个小家伙闻言,一窝蜂爬起来,屁颠屁颠地跟在宋唯一的身后。

   他们已经搬出主卧,正式住到了儿童房间。

   房间里放了一个小书架,每天宋唯一必须讲两个睡前故事,两个儿子听着听着,就会睡着。

   “麻麻晚安。”躺在小床上,小家伙揉了揉眼睛,跟宋唯一道晚安。

   “乖,宝贝快睡觉,晚安。”宋唯一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,已经有点困的宝宝闭上眼睛,很快就传来轻轻的呼吸声。

   望着这一幕,宋唯一满脸柔情。

   两个甜蜜的小结晶,如此不可思议,明明生下来的时候,才巴掌大。

   现在,却已经两岁了,时间过得好快。

   宋唯一又等了一会儿,确定他们熟睡之后,才轻轻踮起脚尖,关了灯,出去。

   “睡着了?”裴逸白轻扯嘴角。

   宋唯一脚步轻快,点了点头。

   尾随着她的脚步走到房间门口,宋唯一反手就是关门。

   裴逸白见状,立刻伸手一挡,“这是做什么?”

   “别忘了,睡书房,够一个星期再说。”他忘了,宋唯一不介意好好提醒他,毕竟她没有忘记。

   “老婆,来真的啊?别这样吧?分房不利于夫妻感情。”裴逸白干笑,又语重心长地劝解她。

   宋唯一斜眼,动作没有丝毫软化。

   “是啊,几年前还拿这个噱头,跟我冷战了一番呢,还记得吗?”笑意盈盈的看着他,宋唯一反问。

   裴逸白脸色微变,“不是噱头,这是事实。”

   “我不管是不是事实,这一次没有商量,睡书房!”

   免得每次约法三章,都成了一张空头支票。

   “好,那总得让我洗完澡再去吧?”裴逸白无奈,退而求其次。

   “等等。”

   将门关上,宋唯一进去给他拿了一套睡衣,再交给裴逸白。

   “可以了,裴先生,晚安。”

   不等他开口,宋唯一就将房间门“嘭”的一声关上。

   ——————

   美国,一个星期的时间本来就短,离徐子靳的婚期,越来越近。

   徐利菁见严一诺表现如常,心道女儿也是演戏的高手,若不是自己亲眼撞破他们,她到现在,肯定还被瞒在鼓里。

   “一诺。”在订婚典礼前的两天,徐利菁终于找严一诺说话。

   “小舅,徐子靳……”说到这个名字,徐利菁的语气有片刻的僵硬。

   而严一诺的表情,也闪过一丝不自然。

   之前徐利菁没有提过,现在突然提起,她本能地想起跟徐子靳的那些过往。

   不过,所幸那些噩梦已经成了过去,今后他跟徐子靳,将没有任何交集。

   “怎么了?小舅?”见徐利菁不说话,严一诺反而笑了。

   “他后天要订婚了,外婆,打电话过来,让我们去参加。”徐利菁不自然地说。

   这个订婚典礼,本来她是不愿意去的。

   觉得恶心,尤其主角还是徐子靳。

   但徐利菁想着,让徐子靳打消念头的同时,也试探一下女儿,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她还是决定去参加。

   “什么?订婚?”严一诺震惊地看着母亲。

   徐子靳要订婚了?这个爆炸般的消息,来得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 不过也对,他突然宣布,以后不会再来骚扰她,总该是有什么事情,让徐子靳做出这个改变才对。

   严一诺淡淡一笑,“这是好事啊,外婆可以如愿以偿了。不过我们现在身份特殊,妈,我们就不过去了吧。”

   在那样的场合跟宋唯一他们碰面,她会觉得很尴尬。

   但最主要的是,她压根对徐子靳的婚礼没有任何兴趣。

   “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外婆再三说了,我不拒绝,就答应了。”

   “既然如此,那去吧,我就不过去了。”严一诺淡淡一笑。

   “这怕是不行,外婆,唯一叮嘱的,要也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