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4_a2066

   但东方昕宇也由此相信,叶子皓闲时可以混逍遥,若为官时一样是人精。

   这人还没进京呢,就已经将人脉网铺开了。

   外人或许还未发觉,但刚才被他无意中一说,就好比清点了一笔帐,才让他恍然发觉,这厮已不动声色将自己这方势力成型了呢。

   说是要做让百官畏怕、憎恶的孤臣,若百官以为面对的只是这一个人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   好在他是皇室子弟,虽然有时也上朝、有时也会替皇上办差,但他不属于哪一部门,也不听哪一部门调遣,到是不用费心思去琢磨这些事儿了。

   只有他的亲王父亲,才会在朝堂之中总领六部之一的刑部,与户部、吏部无关,到也间接与这位即将上任的御史大人势力拉开了距离。

   如此来看,叶子皓选择做御史竟是比去六部更好。

   东方昕宇端起酒杯品尝美酒时,心中已是百念瞬间闪过,待放下酒杯时,心下已有了决定。

   “既是如此,那我还是当没听见、也没看见好了,你自己做下的事自己担住。”

   他装聋作哑,低调出行,一切只当不知,至于以后这件延迟赴任的事情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,也同样与他无关。

   叶子皓做下的选择,一切后果自然由他承担。

   “是,调令只让他即刻往南华州上任,并未言明哪天或哪月上任,又有我这代掌城守在,并不是让南华州数月无人坐镇。”

   吊带牛仔裤小清新清纯美女图片

   “若还有人要揪这小辫子可不是明智之举,便是如此,也将由我一人承担,大不了互相弹劾好了。”

   叶子皓淡笑着毫无畏惧之意。

   大不了互相弹劾好了。

   这话说得却是有些无赖了,谁弹劾能弹劾得过言官?朝堂之上最会耍嘴皮子、最爱撞柱死谏的就是言官了吧。

   东方昕宇突然想到这个,眼睛不由睁大了些,一脸严肃地盯着叶子皓却是说道:“以后你为官处事,都要一切以凰儿和孩子们为先,可不许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儿来,让他们伤心。”

   “伤害自己?”叶子皓一愣,显然没反应过来。

   “听闻言官爱撞柱,我小时候就知道一个,虽然没死成,但也撞成了个傻子,官也做不成了,得了名声回乡安老去了。”

   东方昕宇依然严肃地说起这件事,虽是很多年前的旧事,但此时突然蹿入脑海中,让他觉得撞柱的行为实在是……无聊。

   “呵呵,我才没那么傻,皇上也是明君,只要我证据确凿,该怎么决定自然是皇上的事,或者是百官共议的结果。”

   “以死相逼,可不是一个忠臣好官应该做的事儿,上对不起皇上、下对不起家人,恐怕连寒窗苦读、心怀抱负的自己都对不起。”

   叶子皓摇了摇头,一脸不认同地说道。

   “你能这么想自是好极,也希望你能这么做自己,说不定会让朝堂变得不一样呢,皇上肯定乐见。”

   东方昕宇被叶子皓的话说得想笑,又觉得非常正确,一时语带感慨,面上也洋溢着淡淡的笑意。

   叶子皓真是一个有趣的人,他的想法与那些京官、朝官也是不同,就不知是不是纸上谈兵,真是让人期待。

   喝酒聊天,宾主尽欢,撤席后喝了半杯茶,东方昕宇就想让叶子皓陪他去街上逛逛。

   他上回来可是匆匆走了,并未闲逛了解民情的。

   “今晚就算了,我家中孩子年幼,也不想让凰儿等着。”叶子皓却道,“你还是早点歇着吧,明天中午在我家吃饭,与我家人一起过中秋吧。”

   叶子皓早就征得了叶青凰同意,打算邀请东方昕宇到家中吃中饭。

   不是吃晚饭,因为晚上他们自己在花园里吃烧烤赏月,准备的菜色肯定要简单一些,怕得罪贵人,中午却是可以准备丰盛一些菜肴的。

   东方昕宇没想到叶子皓竟然会主动邀请他到府上做客,还是过节,一时眼睛大亮,心里欢喜不已,也就没有计较吃的是中饭还是晚饭了。

   “算你知礼,那我能见到凰儿和小吉祥还有……二宝吧?”东方昕宇自然不稀罕去别人家里过节,他稀罕的是能见到表妹和小侄儿啊。

   对小吉祥的名字熟悉得多,好在他叫出了二宝这个小名儿。

   “嗯,记得你是来买五十万斤葡萄酒的大主顾,京城世家子弟有钱大户,可不是什么表哥。”叶子皓笑着点头,却又一脸认真地看着东方昕宇再次提醒。

   “你是祁王世子,上次的特使大人,我是要进京为官的,我们一来二往算是熟悉,加之葡萄酒买卖又谈得投机,结交之下邀你吃饭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   叶子皓再次把话说透,不只是这次请人吃饭,以后可能还有别的往来,这一步一步铺垫了理由,走得勤些也能理解了。

   东方昕宇自然听懂了,高兴得连连点头。

   “如此甚好,你请出门在外的我一起过节,回头去了京城,我也会请你们夫妇带孩子到府中小聚,到时由世子妃来招待凰儿。”

   东方昕宇举一反三,已经想到以后接近凰儿的理由了。

   “正常结交往来便可,莫要表现得太过亲昵,再说一次,我家凰儿是很聪明的,一旦她想了疑心,我是瞒不住的。”

   叶子皓认真提醒,心里已有些不安。

   现在凰儿有多相信他,知道真相后就会有多生气他吧。

   到时任打任骂都无妨,就怕凰儿不理他。

   但这层心思他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,只能一再叮嘱东方昕宇。

   以后就走一步算一步吧,大不了将大舅哥拖进来挡在前面,是大舅哥不让他说的。

   “好说、好说,等我回去会和家人商量好,也让祖母圆了心愿,你们进了京,这样的机会自然能多起来的。”

   东方昕宇笑着说道,神情已是憧憬不已。

   叶子皓撇唇一笑,也不再说什么,就起身告辞了。

   东方昕宇也没送他,毕竟他知道在这客栈里,叶子皓才是主场。

   叶子皓离开时叮嘱盛掌柜好生伺候贵人,便带着庄明宇和武明扬离开了。

   这次来的是商队而非祁王府仪仗,因而武明扬只是安置了大家的酒菜,并未多做招待,他和庄明宇是同盛掌柜还有几个得空儿的伙计一起吃的饭。

   p农门凰女60685dexhtl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