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2_a2050

   这是方昀轩过得最开心最快乐的一个春节!

   虽然是在国外,可架不住华人遍布球,这边也有浓郁的年味。方若宁正在跟冯雪静视频,两个女人聊得热火朝天,情绪高涨。

   霍凌霄打了一圈的新年电话后,回头见方若宁还在聊,不免皱眉:“还要多久?说好出去溜一圈的,轩轩都准备好了。”

   他提醒着,方若宁抬眸一看,的确,小家伙都穿戴齐,准备出门了。

   “好了,我得出去了,等回国再聊吧。”

   快挂断视频时,冯雪静突然又暧昧地笑:“看来你俩合好了?这相处看起来挺融洽的呀。”

   方若宁见那人走开了,才压低声淡淡地道:“哪有什么合不合好,只是大过年的总不能吵吵闹闹,为了轩轩,我们很有默契。”

   “哎……服了你俩!”

   一家三口一起滑雪,在皑皑雪地上享受风驰电掣的感觉,这种滋味的确很放松,很享受。

   已经成功“出道”的方昀轩小朋友现在已然是滑雪高手了,连方若宁都不是他的对手,三人每每比赛,总是她落在最后,一不小心还会摔个四脚朝天,背部着地滑出几十米远。

   体力消耗殆尽,滑倒后她也不着急起来了,索性就着那个姿势睡在雪地里,仰望着碧空如洗的苍穹,呼吸着冰凉清新的空气,心情也变得空旷悠远了。

   但霍凌霄却以为她是摔得爬不起来了,连忙滑过去在她面前屈膝蹲下,“怎么了?摔着哪里了?”

   海边长发飞扬的薄纱美女

   她一愣,腰腹用力立刻坐起来,取下护目镜解释道:“没事,我只是觉得躺在雪地上挺舒服的。”

   “舒服?你躺在雪道上,万一别人滑过来撞到你了怎么办?”男人脸色一沉,眸底的担忧幻化成不悦,口气有点冲。

   方若宁瞥他一眼,想说不用你管,却见这人已经直起身来,朝她伸出手。

   穿着笨重的滑雪板,她凭一己之力的确起不来,迟疑地看了男人一眼,还是将手放进他掌心,握紧。

   霍凌霄用力一带,她顺势起身,站稳。

   “谢谢。”

   “不客气。”

   两人目光对视,难得在方昀轩缺席的场合,还能和平相处。

   这几天,虽共处一个屋檐下,可他们各睡各的房间,彼此保持着安的距离。方若宁从最初防备、担忧,到渐渐放松,释然,直到习惯这种相处模式。

   不远处,方昀轩停下来,回头看着他们俩叫喊:“爸爸,妈妈,你们快来啊!我快赢了!”

   “来了!”霍凌霄回复了句,幽深暗沉的眼眸透过护目镜看了女人一下,脑袋一甩,“走吧。”

   方若宁戴上护目镜,见他在前面滑走了,她随后跟上。

   这人滑雪的姿势很帅气,行云流水,仿佛在雪地上优雅舞蹈一般,她不知不觉看得出神,一个不注意,滑雪板撞到了一处凸起,又摔飞出去。

   霍凌霄已经跟方昀轩汇合了,父子俩站在那里看着再次摔倒的女人正狼狈地爬起,一大一小两双眼里都是不屑。

   “爸爸,妈妈真是笨手笨脚!”

   “嗯,同感。”

   “爸爸,你那么厉害,怎么不教妈妈?”

   “你妈狂妄自大,觉得自己也很厉害呢。”

   “妈妈真没自知之明。”

   “嗯,这个词用得非常准确。”

   方若宁终于赶上,不知为何,看着父子俩的神色,她直觉里认定不妙,于是恨恨地问:“你俩是不是在说我坏话?”

   霍凌霄自然是不承认的,可不想旁边的小腹黑脆生生地回答:“爸爸说妈妈没有自知之明,滑雪技术很差。”

   嗯?

   高大冷酷的霍先生沉着脸不敢置信地垂眸看去,却见小家伙狡猾一笑,滑雪杆一撑,麻溜地滑走了。

   “呵!”方若宁瞪着某人,冷嗤了句,雪地里被冻得粉红粉红的丽颜带着不屑和不悦,“知道你技术好,用不着打击人。”

   霍凌霄不知想到什么,薄唇突地勾起邪魅的笑,转过那张风华无限的皮相,眼神更是暧昧到极点:“我的技术当然毋庸置疑,很荣幸得到你的认可。”

   方若宁起初没懂,可是愣了秒突然读懂其中深意,顿时脸颊更红,“你——”

   没等她发飙,男人滑雪杆一撑,转身潇洒地去追儿子了。

   方若宁站在原地,气得面红耳赤,滑雪杆狠狠在地面怼了下。

   流氓!脑子里尽想着芒果色的东西!

   原定于初四回国,可霍凌霄行程有变,公司积压了太多公务,海外事业部更有重大决策等着他拿主意,最后不得不提前回国行程。

   跟方若宁商量这事,她想也不想地道:“那你先回去呗,我跟轩轩多留两天。”

   霍凌霄皱眉,“你还没玩够?”

   “没啊,你先来的,当然玩够了。”其实是,她回去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,又担心方秉国跟徐美慧那些人又出幺蛾子,躲在这里起码清静自在。

   见她跟自己说话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霍凌霄走过去把她手里的时尚杂志合上,盯着她认真地道:“改签机票一起回去吧,你既然接手了公司,很多人际关系也需要打理,春节期间还是要走动一些的。”

   这些日子,两人沟通交流不多,更没有提及正事,说到这个,方若宁坐起身一些,也正色问道:“说到公司……那四个亿你是怎么想的?你还想让我欠着你人情还是怎么着?”

   霍凌霄俊脸淡漠,不甚在乎地道:“四个亿而已,你不用放在心上,等你把公司做好了还我就行。”

   方若宁听明白了,原来人家是借啊……

   欠着四个亿的感觉可真不好,她突然想明白,盘腿坐起身,点点头:“好啊!那就一起回去,我要早点把钱挣回来还给你。”

   霍凌霄知道她话里的意思——迫不及待想跟他撇清关系,当即淡淡勾唇,起身丢下句:“随便你。”

   去沙滩玩的计划暂时搁浅,不过方若宁保证了,等下次出游就去海边,保证让小家伙玩个够。

   于是,分两批而来的一家三口,收拾行囊一起回国。

   春节旺季,一票难求,就连头等舱都满员了,好在,经过一番波折总算拿到了经济舱的位置,得以顺利登机。

   三个位置连在一起,原本方若宁想让儿子坐在中间隔开他俩的,谁知小家伙要求坐在靠窗户的位置,方若宁只好跟他换了下,她跟霍凌霄挨着坐。

   飞机进入巡航阶段后,方若宁安顿好儿子,而后自己也取出眼罩戴上,准备睡觉了。

   经济舱空间狭窄,霍凌霄无法用商务手提办公,但即使这样,他还是用手机在查看合同之类的文件,方若宁戴上眼罩前瞥了他一下,也没跟他打招呼,兀自睡去。

   作为一家跨国集团的老板,他任性地抛下公司一堆乱摊子出国游玩了小半个月,不知公司是不是早就人仰马翻了。

   这会儿倒知道着急了,飞机上还在用手机办公。

   她心里冷嗤,有点幸灾乐祸。

   不知过了多久,霍凌霄见旁边的女人跟孩子都没了动静,像是睡熟了,他立刻抬手招来空姐,要了两床薄毯。

   先越过女人小心翼翼地把儿子盖好,而后再把另一床毯子盖在方若宁身上,不过,没等他弄好,女人已经睁眼醒来。

   “吵醒你了?”他微微一惊,略带歉意。

   两人挨得近,方若宁有点不自在,瞥他一眼道:“你整个人压在我身上,能不醒么……”

   “抱歉,我怕轩轩着凉。”幽暗的光线下,飞机时而颠簸时而起伏,霍凌霄的嗓音在万里高空中好似染了云朵的柔软,竟也迷人低哑起来。

   他低低哑哑地道歉,方若宁自然不好再追究,只好静默地转过头去。

   窗外,云海如雪浪一般,铺满了整个苍穹,光线渐暗,宇宙好似一个巨大的黑洞,而他们就在洞中穿梭着。

   霍凌霄见她怔怔地看着窗外,神色冷淡,他也不再自找没趣,脸色默默沉寂了几分,高大颀长的身体在狭小的空间里找了个较为舒适的姿势,闭上眼淡声道:“时间还早,再睡会儿吧。”

   方若宁没理会,依然望着窗外,等她收回视线时,身旁的男人已然呼吸清浅,睡着了。

   她盯着,怔愣地看了几秒。

   他身材挺拔修长,这样狭窄拥挤的经济舱自然容不下,那双长腿高高支起,他整个人像是嵌在座椅里一般。

   其实,她知道头等舱还剩一个座位的,他可以不必这么委屈自己,却非要跟他们一起挤经济舱。

   不愿去想太多,她收回视线,刻意放松了几分,扯下眼罩重新盖住视线。

   这一次,是真得睡过去。

   再次醒来,不是自然苏醒,而是被剧烈大幅度的颠簸震醒,她猛地一惊意识清明,忙取下眼罩一脸惊慌。

   “怎么了?”她才问出口,便听广播里传来空姐温润纯正的播报声。

   霍凌霄也已经醒来,脸色严肃,但还算镇定,安慰道:“飞机遇到强对流层了,可能会比较颠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