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14_a2051

♂? ,,

这男人说完,还得意洋洋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角:“知道这啥牌子的衣服吗?班尔赛特,国际名牌,挂牌价上万,琢磨琢磨,一年就算不吃不喝,恐怕都买不起吧?不过嘛,还年轻,可以多奋斗奋斗,相信过个几年,也能混出个人样来。”

语气透着浓浓的不屑,他这么一开口,现场就有人不甘落后了。

“就是呀,陈班长,找男人也得找有点上进心的呀,不觉得委屈,我们都替不值。这年头小白脸不吃香,不是我说,长相值几个钱?有长相的靠谱吗?就说咱们班以前那个小花,就是找错了对象,以为找了个帅哥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,这不,肚子被搞大了,人家却把她给甩了,现在成天躲在家里不出门,要我说,是没脸见人了,她爸妈整天还被街坊指指点点,丢人死了。”

一个看上去有些富态的女人开口了,语气透着浓浓的不屑,还透着那么点幸灾乐祸。

这话让陈曦微微蹙眉,尽管对这女人口中的小花没太多印象,但她还是觉得,背地里不应该这么数落班上的同学,别人已经不幸了,干嘛还把自己的快乐,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中,就只是为了彰显自己过得好?

就在这时,又有一个男人凑了过来,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:“我说小兄弟,这人呀,确实得有上进心,就说我吧,毕业那会也迷茫过,不过很快就找到出路,清楚不能浑浑噩噩过日子。所以,现在开了家规模不小的西餐厅,每天流水账都好几万,平日里消费几千块的东西,眉头都不皱一下,赶上朋友喜宴,这千八百的红包,送出去都觉得寒碜,起码也得三五千吧?说现在还兼职,拿着那么点可怜的薪水,会过得好?”

“好个屁,就说我吧,赚了钱都被家里的婆娘买化妆品了,这婚姻就是坟场,无底洞呀,一个月化妆品少则几千,多则上万,稍稍唧唧歪歪,家里的婆娘都要跟蹬鼻子上脸,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,如果当初能联系上陈班长,说不准,嘿嘿…”

这男人没把话说完,但暗示很到位了,摆明就是说,陈曦,跟我吧,侍候舒服了,甭说化妆品,就算是把家里面那黄脸婆休了,再让扶正都没问题。

没办法,眼下的陈曦无疑是吸引人的,尤其看到杨宁这种所谓的竞争对手压根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,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,恨不得在陈曦面前露脸,让她知道什么才叫成功男人。

不是有句话说得好,有钱的男人最帅!

至少他们一边嫉妒杨宁身高肤白的同时,也在想方设法的去摧毁杨宁的自尊心,希望借此打击这小子,让他清楚社会的现实,知道自个没钱,就别占着陈曦这鲜花,要让杨宁知难而退,这样他们就能有机可乘。

明媚阳光印在少女的洁白脸庞

即便是结了婚有家室的,也得存着这种心思,毕竟这家花哪有野花香?真正的成功人士,不就应该家中红旗不倒,家外彩旗飘飘?

四周七嘴八舌,说什么的都有,而这里吸引了很多陈曦的高中同学,大家似乎都想从杨宁身上找乐趣,同时彰显自己的成功,所以挖苦讽刺,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。

陈曦脸色异常难看,甭说杨宁跟她不是那种关系,即便是,也轮不到这些人跑来讽刺数落,们这群市侩的小人,真以为眼前这看似毫无威胁的小子是个善茬?

太天真了!

人家父母随随便便给的零花钱,恐怕都能让们这些人无地自容!

对于杨宁当初打赏一万块小费,以及捐给圆圆的医疗费,她还是记忆犹新的,尽管陈曦不清楚杨宁的真正背景,但对于杨宁富二代的身份,是坚信不移的。

可偏偏,这十个里面九个给人跑腿的打工仔,竟然跑到一个富二代面前装阔摆排场,这让陈曦生气的同时,也有种啼笑皆非。

至于作为当事人的杨宁,反而一脸的淡定,他是压根没把这些人当回事,来之前就猜到这些人什么尿性的他,还真生不起气。

在杨宁看来,能接触一个虚伪的底层圈子,也不失为一种人生乐趣。

至于面子,靠,跟一群连暴发户都算不上的势利眼攀比,尼玛被人知道了,岂不是说自己很没有档次品味?这简直是自降身段好不好?

看着杨宁这淡定的模样,这些数落讽刺他的人,可不蛋疼,相反,他们还以为杨宁是心虚惶恐,故意摆出副淡定的模样来伪装。

这时候,陈曦那边也烦躁了,因为有几个自己都不怎么记得的女同学,竟然跑过来跟她显摆,比如自家老公是某某某公司高管,深得老板器重,还专门配了辆几十万的车,年薪更是接近七位数。

也有说自己正打算在哪哪哪买房,希望陈曦给点意见,还不断强调是一次付清,绝不贷款。还说希望陈曦跟她一块去那地方走走,帮忙参考一下,顺带着去哪个地方旅游,食宿包之类的。

当然,还有找陈曦聊名牌服饰,日用化妆品之类的,张口闭口就是外国货,还说必须得用外国货币,在国外那种大商城当面买,不断讽刺国内没真货,尤其假冒伪劣居多。

卧槽,几个意思?是在暗示自己有钱在国外消费,买大量的奢侈品,还能分分钟免签环球旅行?

杨宁一脸平静,可心下腹诽了,暗道现在的人炫耀标榜自己,手段真是层出不穷,不明说,但偏偏就能让一点不迷惑的品出那味道,尼玛都是人才呀!这恐怕没几年火候,练不出这本事吧?

“哎呀,是陈大班长呀!”这时候,一个透着兴奋的声音响起。

只见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走了过来,脸上流露出喜悦:“柳芳下午跟我说的时候,我还以为她开玩笑的,没想到真见到,还把请来了呀!”

说完,下意识就想凑到陈曦身旁,这让陈曦近乎本能的躲了躲,恰巧就贴到杨宁肩膀上。

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,这男人尴尬的笑了笑,可眼中却透着浓浓的占有欲望,不过当他发现陈曦身子贴着的杨宁后,脸上忽然有些不好看了:“陈大班长,这位是?”

陈曦还没来得及说话,一旁就有人搭腔了:“嘿嘿,林嘉祥,这可是陈大班长的男朋友哦。”

“什么?”林嘉祥露出意外,原本兴奋的脸色也闪过一缕不易察觉的阴霾,随即笑了笑:“陈曦,咱们有一阵子没见了,过去聊聊吧,去我们那桌,秦霜也在。”

“她也在?”陈曦压根没想过要跟林嘉祥一桌,不过听到秦霜后,她脸上露出难色,迟疑道:“我跟他一块来的,就不过去了。”

林嘉祥脸上再次闪过一缕阴霾,但表面却无所谓的样子:“没事,多加两张凳子,又不挤,走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陈曦点了点头,因为她看到,那桌有一个身影站了起来,正朝她挥手。

杨宁顺着陈曦的目光望去,也看到了这道身影,是个女人,还是个挺有姿色的女人,应该就是林嘉祥嘴里的秦霜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