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22_a626

车子发动着缓缓驶离,回头看去,傅振宁一家三口还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翘首张望,温暖的心里,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。

回头看着傅明宇,温暖轻声问道:“我这样,是不是太自私了点儿?”

怔了一下,反应过来温暖说的是把他拐去香港过春节的事,傅明宇笑着拍了拍温暖的手,“一点儿也不。”

往年,傅明宇只有除夕那天会回来和傅振宁姚素月傅明锐三人吃顿团圆饭,过了零点,他就开车回皇庭豪苑了。

初一到初七,除非傅家所有人都聚齐的那天他会露个面,其他时候,人影都找不到一个。

所以对傅明宇来说,他乐不得被温暖拐走呢。

听傅明宇说着,温暖心里顿时安心不少。

再想到方才傅明锐那一番抑扬顿挫的解说,温暖满眼戏谑的回头看向傅明宇,笑着说道:“所以,这些年,都是他们顺着你,你只顺着自己的心意,是吧?”

傅明宇点点头,“这几年倒还好。我最不着调的那几年,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评价我的吗?”

温暖挑了挑眉,一脸期待的看向傅明宇。

“混世魔王。”

傅明宇说完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田园系美女瓜子脸薄嘴唇牛仔背带裙户外娇美写真

温暖也跟着笑了起来,心里,却说不出的幸福安心。

都说那几年的傅明宇纨绔又猖狂,可是,如今回想起来,温暖的记忆里,还是那个带着宠溺笑容的他。

外人面前的他是如何的不着调,她不知道,也没见识过,可是,只要她受了委屈,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,安慰她,保护她。

所以,他们都说傅明宇变了,变得有担当,成熟稳重了。

可只有温暖知道,他一直都是那样的,只不过,没人看到他的好而已。

她是他心里的与众不同,而他,也是她的万里挑一,所以,未来,他们一定会幸福的。

想到傅明宇帮她算命那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温暖忽然觉得,那不是胡说八道,他们一定会长命百岁,多子多福的。

车厢里忽然安静下来,傅明宇回头看去,就见温暖扭头看着窗外的夜色,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,出神的想着什么。

也不出声打搅她,傅明宇的唇边,泛起了一抹由衷的安心笑容。

回到家已是深夜,沐浴洗漱完,两人便相拥着睡着了。

第二天,傅明宇和温暖起了个大早。

先把要给白禾舒梁鸿舜和梁雁亭的礼物都整理好,继而,两人把偌大的别墅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。

这样,等过完年回来一进门,家里也不至于乱糟糟的。

晚上,和白禾舒视频的时候,耳听她絮絮叨叨的叮嘱他们别带东西,香港家里一切都准备妥当了,什么都不缺,又急着挂电话嘱咐他们早点儿睡明天别耽误了航班,温暖就知道,白禾舒比她还心急的盼望着他们过去。

互道晚安,温暖丢开平板,转身扑到傅明宇怀里道:“怎么办?我有点儿激动的睡不着觉。”

“睡不着啊……”

傅明宇笑着,眸光炽热,“那,我们来做点儿有意思的事,一会儿,准保你很快就睡着了。”

“啊,你坏死了……”

娇嗔的说着,温暖的话语声,很快就变成了婉转的娇吟。

窗内春/情四溢,窗外,柔和的月色霜华一般笼罩着大地,天地间一片静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