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9_a627

   然后叶芊芊就贴了上去,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黏着他。

   秦淮风没有法子,长臂一伸把她整个人都禁锢在怀里。

   叶芊芊半晌动不了,闷闷道:“秦淮风,你这么不解风情的吗?”

   秦淮风情商并不低,他自然知道叶芊芊的意思。

   “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秦淮风贴着她的耳畔道,男人低沉的声线,勾得她心里一阵酥。

   叶芊芊正对着他,说道:“我这个人画东西的时候,只要是心里面想着别的东西就没办法专心,我今天画画的时候,老是想你,搞得我都没办法集中精神,浪费了好多的颜料和画纸。”

   “那怪我?”

   “所以,这是最好的办法,我现在特别想和你上床,难道,你不想吗?”黑暗里,隐约看到她说这话时眼神的闪烁。

   明明害羞,却伸出手指在他的胸前画圆圈。

   深夜,是男女欲望绽放得最为热烈的时间段。

   秦淮风突然翻身,将原本还环抱着的女孩压在身下。

   “芊芊,我们才确定关系几天。”他把吻落在叶芊芊的锁骨上,再往下,深深嗅了一下她身体的芬芳。

   泳池素颜小美女清纯动人图片

   “可我认定你了,既然是早晚都要做的事,为什么现在不可以?”

   秦淮风把唇落在她的唇上,一下一下地吻着,右手把她的双手都伸过头顶固着。

   叶芊芊的裙摆,早就在刚才缠着秦淮风的时候就被撩起了,这时他的左手顺着裙摆伸进去,顺着她身体的曲线,往上移。

   叶芊芊手放在他脖子上,没说话。

   秦淮风却突然顿了动作,伸手开了房间的灯,叶芊芊的眼睛被这突如其来的灯光刺得睁不开来。

   “等我一下。”秦淮风说完人起了身,匆匆跑出了房间。

   等回来时,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,叶芊芊本来还不知道,但听到包装被撕开的那一瞬间,懂了。

   默默伸手关灯,秦淮风再次压过来的时候,叶芊芊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“你家怎么会有那种东西?”

   “我弟愚人节的时候送过来的,一直没有机会用,我家还有一箱,我们可以用很久。”话里明显带着笑意。

   叶芊芊已经不想说话了,而秦淮风也不再给她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。

   长夜漫漫,人影翻滚,两个人在床上折腾到睡去时窗外已经隐约看见光。

   一个禁欲多年的男人,一旦开荤,就没完没了。

   叶芊芊醒来的时候,自己还黏在人家怀里,盯着秦淮风的睡颜看了半晌,然后悄悄起了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