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4_a633

   姚爷情愿搬张椅子在他对面坐,都绝不会和他一条船上。

   沈佳音在他们两人面前各放了一杯花茶,在两人中间坐了下来。

   一时间,气氛有些僵。

   沈佳音咳了两声嗓子,说:“唐老板,说他的腰不大好。”

   “腰不好?肾亏?”姚爷摇头叹气,借机揭露情敌的真面目,“一般男人肾亏,或多或少都是因为夜生活太丰富了。”

   唐向东嘴角一勾,露出牙光:“有闻姚科能言善辩,堪称响尾蛇。不好意思,我这只是腰肌劳损,病太小,反而难治。”

   沈佳音在他们两人的舌枪唇剑之间,找不到话说。

   两个男人都亲眼看到了她为难的样子,不禁脸色下沉。

   “废话少说吧。”姚爷是个爽快的,更看不得老婆就此受委屈,“今天找你来,唐老板,我和佳音只是劝告你,你应该适可而止了。”

   对此,唐向东是另一种看法:“我从我叔伯那里听到了很多真相,现在只是想补偿她,补偿我妈曾经给她家里带来的种种伤害。”

   “唐师兄。”

   这算是她用另一种方式来叫他,唐向东愣了愣,望她的目光粼粼,欲言又止:“佳音?”

   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

   “你和我一个学校的,又是大我几届,叫你声师兄,合乎情理。”沈佳音话声诚恳,当着老公的面,更是光明磊落地说,“但是,你我之间,毕竟是连说话都没有过几次。我实在想不出,我与师兄你,算是什么关系,可能除了同校老同学以外,没有其它关系了。至于伯母对我家做出的事,是上一代人之间的恩怨,不该掺杂到我们这一代来。你不需向我道歉或补偿,我不会接受的。因为不是你的错,不可能让你来承担。我和我妈都是这样认为的。”

   老婆这话合情合理,让对方都哑口无言,姚爷听着十分满意,眯着嘴角,对情敌频频使去眼色:你明白了吧?我老婆自始至终对你毫无意思。

   唐向东沉默了会儿,道:“你上回救了我,我也该对此表示感激。”

   “那更没有必要了。我是个军人,救人是我的本职。你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,等于是说我以往是渎职。”沈佳音说。

   唐向东微夹的眼,更深地望着她:“以前,在家乡的时候,在我们两个都还是学生的时候,像你说的,我是你同校师兄。你难道没有听说过,说你喜欢我。”

   到今天说出这个话,算是破釜沉舟了。

   姚爷即使心存不满,却只好先忍着。

   沈佳音道:“我从没有喜欢过你。那时候,我还没遇到我喜欢的人。在那个时候,我的世界里只有奶奶和念书。如果非要说,我的世界是哪一天发生改变的,那我能告诉你,告诉所有人,那天,是我和我老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”

   唐向东一震,呼吸蹙紧:“你确定?”

   “十分确定。我不知道那些谣言怎么传出来的。但是你不可能不知道。我从小崇拜军人,因为我爷爷是军人。我和我老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老公是军人。”

   姚爷听到老婆这话,要拍掌叫好了。瞧吧,情敌,你这就叫做没事找事做,自找麻烦,自找罪受,非要听信谣言,非要到了今天,在这里被再明白不过的真相,刺到体无完肤,毫无退路,面败退。

   唐向东深深吸上两口气,交叉的十指,微妙地抖动,可见他心头所受的震撼不亚于以往所有。

   是他太自傲,太自信了吗?以为优秀的他,战无不胜,不会有女人不会喜欢他拒绝他。

   沈佳音给出的答案是:“你不了解我,从来没有了解过我,唐师兄。一切都是你的臆想。当然,我不能说我了解你。如果我了解你的话,早就应该和你说清楚了,而不是等到现在。说实话,你的想法让我吃惊。我无法理解你怎么能听信他们那些八卦。因为,当年,你已经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注意到我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。”

   后面的话或许是在安慰他。唐向东微翘的唇角不知是不是苦笑,道:“如果你真正不起眼,又怎么能引起姚科的注意。”

   对此,沈佳音声音坦荡:“他,他又不是第一眼就看上我的。我记得,我那时候在他印象里,就是个小可怜。”

   姚爷抹了下鼻子。毕竟自己和老婆年纪差距有一些。如果说他当时对她一见钟情,那岂不是恋童癖了。

   唐向东却因为这话,仿佛手里握住了姚爷的把柄,心里头极大的感到安慰了,潇洒地站了起来,对他们两口子说:“今天来这里听你们的心里话,我深感高兴。”

   高兴?失恋了还高兴?

   姚爷紧眯的眼睛,充分表示出警惕性未撤。

   唐向东面对沈佳音,目光里露出前所未有的诚挚:“不管怎么说,或许是我本人的误解,或许是我母亲给你和你们家造成的伤害使得我无比愧疚都好,不管你怎么想,我只想说一句,一切能让你幸福生活下去的事我都愿意为你做。只要你在他身边感到幸福,我会离开。但是,如果他——”

   “不用说下去了。”姚爷毫不客气地打断情敌那些有完没完的废话,推着情敌出门,“你没说完的话,是不可能发生的。”

   “你怎么保证?”唐向东被推到了门口,仍旧不忘回头追问他这一句。

   姚爷切下牙齿,阴测测笑道:“我干嘛要保证?口说无凭,你只要在远方,直到死看着我做到就行了。”

   真男人,靠的是做,不是花言巧语。

   唐向东听完他这句话,眯了下眼,鼻子上,贴上姚爷甩上的屋门。

   之后,姚爷一直抱手站在门口,直到门外情敌的脚步声一步步远离而去。对此,姚爷又用手摸了摸鼻子,自言自语:“我该给他在加拿大找个国际嫩模。等他有了孩子,念头应该都打消了。”

   沈佳音收拾着桌上的杯子,对老公这话,特别无语地投去一个眼神。

   姚爷想起了心思细腻的儿子,跑进婴儿房里瞧一瞧。躺在小床上的儿子,闭着眼睛,睡的正香,好像完不知刚家里他爸爸正经历了一场人生中最可怕的战斗。

   该说孩子年幼无知呢,还是说他这儿子聪明过人呢,知道他老爸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   看着奶包儿子的姚爷,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。

   沈佳音收拾完厨房过来,姚爷见到她问:“我刚好像听到了,你说我是你初恋。”

   瞧让老公得意的,沈佳音故作没听见。

   姚爷像鸭子一样跟在她后头唠唠叨叨:原来你那时候真是一眼就迷恋上我的美貌了,可是,我除了外貌美,内心是好男人的金子心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沈佳音指向儿子:“小洛在笑你了。”

   “有吗?”姚爷回头,看到儿子那张小脸是浮现出一丝笑的样子,赶忙跑回去看,当爸的很好奇儿子的腹黑性质,特别研究。

   沈佳音趁这个机会,和老公说起另一件事:“我怎么听说严姐姐要结婚了?”

   这事儿说来就更话长了。虽然大伙儿,没有一个会对这个结果感到意外。高家的请帖,都发到他这来了,只是,他还没有时间和老婆说,而且不知道老婆这身体能不能赴宴。

   如果说在这个事里头最高兴的人是谁,要排到君爷,严魔女和高大帅,两个严重滞销的剩女剩男能一并解决,对于关心部下婚姻问题的领导无非是件大喜事。

   “可严姐姐不是喜欢李中校吗?”沈佳音说。

   姚爷冷哼哼地笑了笑:“她喜欢李中校,那是她自己做梦时做的梦。和你刚说那个唐老板,说喜欢你是一个类型。”

   沈佳音,还是想不明白,严雅静怎么突然想通这一点的。

   姚爷对着纯洁的老婆不好明说,耸耸肩膀:“这你可以去问高大帅。”

   “突然急着结婚又是为什么?”沈佳音总觉得这里头有些蹊跷。

   所以说当时他和老婆算是很单纯的了,姚爷感慨:“需用说吗?还不是先上车后补票。”

   沈佳音脸红了。

   这对小两口不知道的是,在他们这边三方会谈的时候,严雅静那边,在结婚前,因高大帅提议,同样紧急召开了个三方会谈。

   高大帅不想自己心头怀着不解的疙瘩,或是让她感到委屈了,嫁给自己。

   李俊涛被应邀过来时,却感到有些无聊。这两个人,床单都滚过了,孩子都有了,还扯什么爱不爱的废话。

   三个人坐在严雅静家里的时候,可不像姚爷家里那样,只是两个男人斗斗嘴,而是,先一场大爆发,严魔女和李木头互相指责,甚至,严魔女举起自家椅子摔到了地上。

   高大帅摸着砰砰砰的心跳。

   李俊涛冲他横眉竖起:“这种暴力女你敢娶回家?”

   “我暴力?”严雅静尖叫。

   “你这不叫暴力叫什么?”李俊涛以一副理解的表情说,“你暴力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”

   “我暴力好过你冷暴力!”严雅静朝他瞪着眼。

   高大帅忙站到他们两人中间,接着对李俊涛说:“你们这样好像爱之深恨之切的男女,让我情何以堪。”

   李俊涛坦言:“我只能说对她的某些优点表示认同,或许曾经尝试想要喜欢她,但最终无法忍受她这种个性。谈谈恋爱可以,结婚,不可想象。”

   这句话,终于是个大打击,让严雅静瘫坐了下来,随之冷哼:“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?你看不上我,我还看不上你呢。”

   李俊涛点头:“幸好你看不上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