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黑如墨。

   眼下,已是趋近于凌晨。

   放在平时,李秋雪等人应该早早就在家里待着了才对,而方才只出现了秦薇和萧筱,却是足以说明,她们不在家。

   秦风剑眉跳动了两下,有种不太妙的预感。

   果不其然。

   当提及李秋雪等人后,佐伊樱子脸色也是无奈了起来:“纪元重启后,世界大变,李氏集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,几乎都快破产了。

   而且随着灵气时代的到来,公司里许多员工都撒手不干,去追逐武道了,公司内外都出现了大问题,这段时间以来,秋雪姐姐她们基本上都是在公司里过夜,没日没夜的加班……”

   秦风怔然,一时间有点懵逼。

   这都灵气复苏了,还死守着过去时代的公司啊?

   不过转念一想,秦风却也理解。

   自家那亲亲老婆,虽说是人美心好,天底下简直找不到更完美的女人,但同时,也是十分传统固执。

   身为李家如今唯一的继承人,于她而言,不到最后一刻,都是不会放弃李氏集团的。

   清纯学生服萝莉的棚内摄影写真集

   哪怕世界大变了,她也还是想要守住公司,守住这李家千百年来的基业,即使这样做看起来有些幼稚,甚至都毫无意义可言……

   秦风一阵无语,旋即又暗自松了口气。

   固然心疼李秋雪等人这段时间不停的加班,但好歹没有碰上什么危险,也算是一件好事了。

   “老公……”

   佐伊樱子美眸闪烁了两下,抿着嘴望向秦风柔声道:“需要我给秋雪姐姐打个电话吗?如果她们知道回来了,一定会立马放下工作赶回来的。”

   秦风想了想,继而摇头道:“不用,我自己去找她们吧。”

   “嗯嗯!”

   佐伊樱子欣然点头,她知道,秦风想要给李秋雪等人一个惊喜,就好比刚才给她的惊喜一样。

   “那我先去看一眼薇薇,完事了就去公司一趟,好好睡一觉吧,如今我已经回来,不必再那般紧张兮兮的。”秦风轻轻摸着佐伊樱子的小脑袋,满脸温柔和疼惜。

   “嗯嗯,老公晚安!”佐伊樱子甜美一笑,望着秦风的眼神中,满是深爱。

   秦风莞尔一笑,在佐伊樱子脸上轻轻的吻了一口,随后便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   望着秦风出门的背影,佐伊樱子脸上的笑容久久不散,幸福的像朵花儿。

   今天真是充满快乐的一天。

   ……

   隔壁房中,灯光敞亮。

   秦薇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穿着一袭睡衣,隆起的腹部已是十分明显,她那时不时抚摸肚皮的动作,更是让秦风看了心软,都不好意思责怪了。

   秦风嘴角抽搐了两下,终于还是无奈:“行了行了,我不怪,别在这装可怜了行吧?”

   “谁装可怜了?”秦薇撇了撇嘴,白眼看待秦风:“还不怪我,老娘没怪都不错了!”

   秦风闻言一愣:“还要怪我?”

   “难道不该吗?”秦薇气呼呼的说道:“老娘肚子里怀的是不是的种?瞅瞅,都多大了?三个多月不着家就算了,回到家的第一时间,居然都不是先来看我一眼,而是跟樱子……刺激我,说我要不要怪?”

   秦风:“……”

   虽然明明不是这么一回事,第一时间他也确实是想先来看望波波薇的,只是正巧碰上了佐伊樱子……但在秦薇这么一番训骂中,秦风还是感觉自己好禽兽啊。

   秦薇美眸眨了眨,竟浮现出了泪光:“王八蛋,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都是怎么过来的吗?好几次打架,我都只能躲起来,看着姐妹们在外面厮杀,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苦吗?”

   秦风眼神一凛:“有人搞事?”

   “不然以为呢?”秦薇道:“如果不是出过事情,我们至于这么紧张吗?天地灵气复苏,世界所有人都能修武了,老秦家一个个的又都是超级大美女,会不会惹上麻烦,自己想不到吗?”

   秦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,勃然大怒:“都有谁闹过事情?”

   “很多!”秦薇道。

   秦风:“都有谁?”

   “李明,王二,张武,赵火……”记仇的秦薇牢牢记着每一个人的名字,此时一个个的说了出来。

   秦风完不认识这些人。

   但这问题不大。

   他拿起秦薇的手机,就欲安排人把这些个家伙部翻出来。

   秦薇却是忽然开口:“干什么?”

   秦风冷声道:“当然是把那些人都找出来处置,我的女人,岂能任人欺负?”

   秦薇愣了愣:“谁说我们被人欺负了?”

   秦风哑然:“不说有人找过们的麻烦?”

   “找麻烦也不等于是欺负啊!”秦薇道:“就那些个崽子,凭什么啊?虽然我为了孩子一直躲着,但现在樱子是气罡境强者,秋雪、骚蝶、静静也都是气罡境,就萧筱稍微差了点,通灵境巅峰……这样的阵容,谁能欺负?”

   秦风:“……”

   波波薇大爷!

   存心玩我呢吧!

   整的老子心头狂跳怒不可揭,感情就是一个乌龙?如果没有猜错,那些个搞事情的人,恐怕也都被们宰了吧?

   秦风放下手机,满头冷汗,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既然没有被欺负,还说这些干什么?”

   “虽然没有被欺负,但我确实不开心啊。”秦薇道:“又不是不知道我,打架的场面不能参与,对我来讲是最大的痛苦好不好?”

   秦风:“……”

   我的大肚婆,这都是要当亲妈的人了,能不能成熟稳重一点啊?

   却也无奈。

   瞧着秦薇那一脸气愤哀怨的样子,秦风还是感到一阵心疼,暗自吐了口气,上前将其轻轻抱入怀中,沉声道:“行了,迟迟未归是我的不对,其中很多原因我就不多说了,总之以后,我会每天陪在们身边,谁都没那个本事骚扰们。”

   “虽然都是些甜言蜜语不当真,但我也不是计较的人,这次就不跟追究啦。”秦薇哼了一声。

   秦风:“……”

   他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!

   这时。

   秦风忽然心头发毛,莫名心悸。

   猛然转头,才发现,秦薇正低头望着他,舔了舔嘴角。

   秦风瞳孔紧锁。

   波波薇,要干甚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