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,这不算什么。这小子以前受过伤,要不然修为可能还会更高一些。”司马空说道。

   “原来…如此…”

   李运心中无比感叹,司马空居然说明空子这老古董为小子,不知道他自己又活了多长时间?岂不是更象一只老乌龟?

   明空子的修为竟然已达到化神四层,这样的修为不是李运现在能够想象的,如果不是天韵,他的小强血拼行动绝对不可能成功,这一点现在看来毫无疑义。

   李运急速地消化着这个信息,看看外面的天空,问道:“前辈,不知此处空间节点有几处?”

   “象这样一个三级修真区域,空间节点只有一处,离此不远了!”

   龙马飞舟看似悠然而飞,然则去势极快,疾如闪电,没过多久,就来到一处天空,李运发现,这里离天龙帝都并不太远。

   “到了!”司马空大喝一声。

   飞舟立刻转而扶摇直上,有如一个凿天之钻,直冲九天,四周的罡风从舟外向下直泻,犹如刮起一场大风暴一般,而飞舟就是一个不断往上的钻头,在这场大风暴之中生生钻出一条虫洞来。

   脚下的世界在无限缩小,再缩小…

   李运激动无比地看着外面的天际,这里已是幽深的星空,有四处纷飞的星际乱石,远处还有星星点点的星光,这样的高空,并不是每一个修真之人都能飞上来,据司马空所说,如果没有化神以上的修为,是不可能的。

   外面罡风正急,八匹龙马却似乎丝毫不惧,目光坚毅,扇动双翼,鬃毛如水波般往后飘飞,马尾有如划过夜空的慧星,它们就象精灵一般飞驰在星际之中。

   清纯mm雪纺清凉户外写真

   李运看得心旷神怡,艳羡不已,心中想着,以后一定要有这样一匹龙马来骑骑…

   忽然,远处星际出现一个小亮点,光影斑驳。

   渐渐近了,李运发现这个亮点越来越大,似乎有狂暴无比的气流在里面翻滚着,那些光影竟然就是一团一团的浓厚气团!

   气团五彩斑澜,闪烁着迷人的色泽,不过,可以想象,在这样美丽外表的气团之中,会有何等的狂暴气流在肆虐着。

   呼!

   呼呼呼!

   龙马飞舟一顿,速度越来越慢,最后竟然停了下来。

   只见一股罡流从天而降,压强极大,竟将龙马的升势强硬地挡住!

   “咦!”

   司马空一怔,仔细察看,惊道:“原来这里的空间节点竟然真的有漏洞,以致于界域之中的罡流都有一丝泄露了出来!”

   “一丝罡流?!”李运震愕。

   界域中的一丝罡流就如此强劲,能将这样一艘龙马飞舟压住,那界域之中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形?那简直是无法想象。

   “不错,就是一丝。极有可能就是上次那个独角魔撞出来的!应该是这处的界壁变薄了,这才会被他抓住弱点,一击成功!”司马空分析道。

 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李运问道。

   “把它给补上。”

   “真的能补上?!”李运瞪大双眼。

   “呵呵,你看着!”

   司马空手上突然浮现一块黑色泥土,揉揉搓搓,拍拍打打,口中念念有词,手指一指,灵气激发,向上飞去!

   “咦?!”李运一声轻呼。

   这块黑泥他觉得无比熟悉,难道是…

   只见黑泥在罡流中逐渐上升,慢慢生长,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大。

   在李运不可思议的眼神中,这块黑泥似乎凝聚了周围无数的灵气,越长越大,最后竟将这个巨大的豁口部堵上,从上方而来的强劲罡流终于完消失!

   “这块黑土…怎么极象了天韵空间中的黑土…”李运心念急转。

   “主人,正是一样的黑土!”小星兴奋道。

   “前辈,不知这黑泥是什么宝贝?”李运急问。

   “呵呵,这可是我带来的息壤,为了补上这个破洞,只好用掉了。”司马空笑道。

   “息壤?!”李运眼睛一亮。

   “不错,这是先天宝贝,世上留存可不多。你可别小看这么小小一块,它加固这里之后,节点会变得无限厚实,这处节点是不用再担心了。”司马空解释道。

   “息壤是先天宝贝?!”李运心头震骇。

   “是的,我带得不多,象这种宝贝都是有价无市的,要不是这里需要,我倒是可以把其中一小块送给你去补那副铠甲的护心镜,可惜,现在却是没办法了。”司马空有点惋惜地说道。

   “还是补上这个节点重要,那副铠甲以后有机会再拿去让人修就行了。不过,前辈确定用息壤就能将它给补上吗?”李运反应过来,笑道。

   “这是当然。息壤连天都能补,区区铠甲算得了什么。你可以拿去给清元门的无器子修一下,不过,我估计他没有息壤,是很难修复完好的。毕竟这副铠甲是顶级魔宝,没有好材料是很难修复到原来的样子的。”

   “多谢前辈提醒!不过,我相信肯定会有人能修好它的。”

   “呵呵,那是自然,在大夏修真界虽然不行,但到了大商,甚至是大周,能人多得是,材料也高级得多,肯定是能修复的。”司马空笑道。

   “前辈今日拿出自己的无价之宝,做此补天之举,实在令弟子钦佩不已!”李运衷心说道。

   “帮人也是帮己,我可不想自己清修之处被那些魔人骚扰,哈哈!”

   “不管怎么说,大夏修真界都要感激前辈才对!”

   “小友嘴真甜,不过,如果说他们真的要感谢什么人的话,那么最需要感谢的人却是你!”司马空郑重说道。

   “我?!”李运微愕。

   “不错,没有你提供的信息,我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查看?对我来说,修补这处节点只是举手之劳,但要在正确的时间来到正确的地点,做这件正确的事情,没有你却不行!”司马空解释道。

   李运细细咀嚼司马空这句话,觉得颇有道理,不禁微微点头。

   忽然,远处传来一个声音:“原来是司马前辈在此!”

   司马空回首,愕然说道:“沈友希?!”

   “正是晚辈!”

   只见一名中年文士正站在远处星空一侧,头带方巾帽,身披天蓝袍服,相貌儒雅,眼中似有星辰闪亮,拱手说道。

   “小希希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司马空哼道。

   “这…前辈,晚辈乃大周修真纠察队成员,收到大夏夏阳门关于出现魔踪和妖踪的信息后,前来捉拿魔人和妖人,顺便来此处检查一下空间节点。”沈友希说道。

   “原来如此。此处节点我已补上,不如将你带来的息壤分与我一块,就当是对我的补偿吧。”司马空说道。

   “这…没问题!晚辈代表大周修真界感谢前辈地慷慨相助!”

   沈友希说着,手上一弹,一块黑色泥土就飞了过来,脸上掠过一丝肉疼的神色。

   “哈哈!算你小子会办事。还不赶快去抓魔人…等等,怎么还有妖人?”

   “启禀前辈,从万兽界的天机殿传来消息,据说虫族第一凶虫吞天兜出现在此界,其虫卵藏在大夏修真区某处。这个消息引来了无数妖族之人前来寻找,现在大夏境内已出现大批妖人,祸害极大,我们大周修真纠察队成员已分赴各处,清除妖人…”沈友希叹道。

   “吞天兜?”司马空一怔,脸色微变。

   “唉,前辈,此消息一出,如果没有定论,必将妖祸四起,流毒无穷,现在大夏境内已发生了多起惨案,均是妖人所做,我们也是疲于奔命,不知前辈能否…”

   “呵呵,不管是魔人还是妖人,只要不犯到我头上,我是不会出手的。你还是赶紧忙去吧…”司马空大笑道。

   “这…是,前辈!晚辈只是给前辈提个醒而已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晚辈这就先走了…”沈友希急道。

   “不送!”

   人影一动,有如闪电般,一道天蓝色的身影急速地消失在远处的星空。

   司马空看着沈友希远去的身影,大笑道:“这小子居然想拉我去帮他剿灭妖人,老子才没有这么勤快呢。”

   “前辈,想不到这个沈友希竟然也能来到此处,而且还带了息壤来补天…”李运嘻笑道。

   “此人乃是大周化神之一,修为达到化神六层,颇具战力,不可小觑。”司马空道。

   “什么?!”李运被司马空的话震惊得满眼小星星。

   这名儒雅无比的中年文士,竟然也是一名化神!

   而且还是一名化神六层的实力派战神,比明空子还要厉害得多!

   “天哪!”

   李运没有想到今天一天之中,就见到了如此多的大能人物,这些人,难道不应该是在自己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才有机会见到的吗?

   “呵呵,等你以后修为上来了,这小希希自然不会放在你的眼里。”司马空笑道。

   “前辈说笑了,我可是九灵根,你怎能确信我以后的修为就能上来呢?”

   “问得好!我见过无数的天才,天灵根,双灵根,异灵根…无一不是天之骄子,但是,绝大多数人都在快速修到一定的阶段后就突然停住了,再也无法寸进!但是,却有不少多灵根或是杂灵根修士,后劲十足,能够持续地进步,反而慢慢地都将那些天之骄子超越过去…”司马空缓缓说道。

   李运眼睛一亮,心中不由得信心倍增。

   “你是九灵根,但却是红色灵壤的九根天灵根,这样的组合我从未见过,我相信你的修炼后劲也将是无限的,说不定,哪一天你也能来到我的仙宫,跟我一起欢饮畅谈…”

 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