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秦风很崩溃,同时他也更加确定,仇天豪他姐绝壁是个丑八怪。

   位高权重,富可敌国,能力又似乎出奇的厉害,这般听起来完美无极限的女人,倘若不是丑到了极致,怎么可能会要二婚的男人?

   就算是李秋雪,这般完美,那也有性格过于冰冷这么一块短板啊!

   秦风皱起了眉头,冷冷的扫了仇天豪一眼道:“如果你觉得刚才的教训还不够,你可以继续嗦。”

   “啊?”

   仇天豪愣了愣,这才知道秦风不高兴了,当下委屈的努努嘴,无奈叹息:“好吧,那我就不多说了,你和我姐姐,真是可惜了!”

   秦风直翻白眼。

   老子连你姐都还没见过,这就开始可惜了?

   有病去医院啊老弟!

   ……

  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出于仇天豪的话痨本质,秦风几乎被动的了解了这小子近几年的所有有趣事情,这样的遭遇让他哭笑不得。

   好在,仇天豪说归说,却也没有开错路。

   黑色蕾丝的混搭

   很快,车子便到了桂山小区。

   望着眼前普通无奇的小区,仇天豪愣了愣,随后郁闷道:“大哥,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啊?这也太简陋了吧?如果你娶了我姐姐,绝对不可能住这种地方!”

   “要娶你自己娶,滚蛋!”

   秦风瞪了仇天豪一眼,都懒得过多解释,推开车门直接离开。

   仇天豪愣在车里一阵委屈,皱着眉头久久没想通,最后羞怒交集:“这说的是什么话?让我娶我姐姐?那不是让我**吗?大哥,你不厚道啊!”

   ……

   桂山小区,便是安知雅的住处。

   因为秦风隔三差五的会来一次,安知雅早已给他配对了她家的钥匙,所以今晚想来,秦风也没有提前和安知雅打声招呼,直接上楼去了她家,试图给她一个惊喜。

   结果秦风才发现,安知雅不在家!

   “什么鬼?”

   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,秦风不由一怔,这大晚上的,安知雅跑哪儿去了?该不会是知道他今晚要来,正好又还为今天在公司的事情生气,故意躲避他的吧?

   这可不行!

   秦风目光一转,急忙摸出手机给安知雅打电话。

   安知雅倒是很快就接听了,传来她那温柔好听的声音:“喂?秦风,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?”

   “想你了呗。”秦风笑嘻嘻的说道:“知雅,你人在哪呢?我还想给你个惊喜的呢,结果一到你家,发现你根本就不在家!”

   “你来我家找我了?”安知雅似是一愣,随后急忙欣喜道:“那你稍微等一下,我马上就回来了!”

   秦风怔然,听口气,安知雅似乎没有生气了?

   转念一想,秦风觉得这也很正常,以安知雅那大方温柔的性格,生气往往都是一会儿的功夫,当下他不由幸福一笑:“不用了,正好时间还早,你在哪呢?我过来找你,咱们一起在外面逛逛也挺好!”

   听闻秦风要陪自己逛街,安知雅一喜,急忙说道:“好呀,那你来找我吧,我就在家附近的商城里,正准备买点生活用品呢!”

   “我马上来!”

   秦风挂了电话,随后便出门而去了。

   说起来,秦风也是蓦然发觉,他和安知雅在一起这么久,似乎还从来没有好好陪过她,这女人从来不要求什么,此时的喜悦,却是显而易见。

   “真是个傻女人。”

   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,加快脚步往商城行去。

   不多时,秦风便来到桂山小区附近的一家商城,这商城规模不大,却也应有尽有,对于附近居住的人来讲,无疑是增添了不少便利。

   一眼望去,秦风很快就看到那站在商城门口等他的安知雅,体态丰腴,气质脱俗的她,即便是站在人海之中,也犹如鹤立鸡群般显目。

   秦风正准备抬脚走去,却在这时候看到,有一个年轻男人,正纠缠着安知雅不放。

   “我擦!有人想绿我?”

   秦风挑了挑眉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 而在这边,正在等待秦风的安知雅,面对一个陌生男人的强行搭讪,却是有些头疼不知所措。

   男人身材高大,面貌英俊,穿着得体,言行举止中充满了绅士儒雅的气息,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活脱脱的一个高富帅,而他此时望着安知雅的眼神中,则是充满了爱意和隐藏在深处的贪婪邪恶。

   “美女,虽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,但是我敢肯定,我已经爱上了你!”男人用自以为很迷人的笑容面对安知雅,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叫魏琛,相见就是缘,一见钟情更是难得,咱们加个微信怎么样?”

   安知雅退后两步,和那魏琛拉开几步

   距离,礼貌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!”wavv

   “有男朋友了?”

   魏琛愣了愣,继而非但没放弃,反而还更加具有兴致了一般,又朝着安知雅逼近两步:“没事,我并不介意你有男朋友,事实上,我觉得你也应该转换一个思维,在一棵树上吊死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,为什么不尝试尝试其他男人?譬如我,肯定比你的男朋友优秀!”

   听到这话,安知雅黛眉皱起,有些不耐烦了:“这位先生,请你尊敬一下别人,你说的这种思维,那是没有道德的做法,除了我男朋友之外,我绝对不会考虑其他任何男人!”

   “道德?”魏琛摇了摇头:“美女,你这就有点落伍了啊,这年头,道德值几个钱啊?道德能让你衣食无忧?道德能让你享受无数人享受不到的奢侈和消费?你长得这么漂亮,身材还这么好,可千万不要为了那所谓的道德,断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啊!”

   “我现在很幸福!”安知雅冷冷的瞪了魏琛一眼,气愤道:“还有,我男朋友已经过来了,你要是再骚扰我,他一定会对你不客气的!”

   “你男朋友来了?”

   魏琛怔了怔,而后很快便看到一个年轻男人出现在安知雅身边,顿时,他好像更吃惊了。

   上下打量了许久,最后魏琛看着秦风不断摇头,丝毫不掩盖他那讥诮看不起的神色:“美女,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啊?看起来,真的不怎么样啊,甚至还有点糟糕!”